蚂蚁之后,下一个是京东?

作者|邓子仪

来源:南风窗

11月,是值得被资本市场载入史册的月份。

被市场寄予厚望、或成为A股有史以来最大IPO的蚂蚁集团,在上市前夕被上交所紧急叫停。

这只迈着大步挺进股市的金蚂蚁,被硬生生按了暂停键,一场声势浩大的资本狂欢戛然而止。

而与蚂蚁同一竞争赛道的京东数科,早在今年9月也递交了招股说明书,目前正等待交易所审核。

它是否会面临和蚂蚁同样的命运?

变形记

不同于蚂蚁集团“数字金融”的定位,孵化于京东集团的京东数科,在招股书中直接定位为“数字科技”公司。

而一向强势的刘强东,毫无悬念是京东数科的实际控制人。通过直接和间接控制公司A类和B类股份,刘强东共计拥有74.77%的表决权。

通俗点说,在重大事项表决面前,东哥一人说了算。

如果对京东数科感觉陌生,那你一定听过“京东白条”,或者“京东金融”。前者是京东数科旗下代表产品,后者是京东数科的前身。

7年时间里,在京东的孵化下,京东数科成功变身为千亿独角兽。

其前身“京东金融”,最初是京东旗下一个部门,于2013年10月开始独立经营。

2014年,京东金融推出了“京东白条”,至此业务从企业端衍生到消费端,构建了以京东商城平台为核心的全产业链金融服务生态闭环。

近年来,金融业务的快速发展,成为了京东数科收入和利润的重要来源和支撑。 

2015年10月,京东金融CEO陈生强内部分享会上提出去金融化,向“金融科技”转型的战略定位。

2017年,京东金融从京东上市公司分拆。

2018年11月,京东金融正式升级为“京东数科”,提出“数字科技”定位。

至此,京东数科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定位完成了从“数字金融”“金融科技”到“数字科技”的转变。

任何融资行为都离不开包装。讲好故事,才会有源源不断的资本进入。仔细阅读京东数科的招股说明书,可以看出明显的两大努力。

一是极力去金融化,侧重科技属性。这点和蚂蚁集团相似。

二是弱化2C属性,强调2B属性。这点区别于蚂蚁,从当下看,是明智之举。

去金融化的原因之一是为了符合监管要求。投行人士告诉FT财经记者,作为一种窗口指导,类金融企业在A股上市会受到严格的限制。而蚂蚁上市是因为被看作科技公司,京东数科也不例外。

而强调科技属性能给市场更多想象空间,也比侧重金融拥有更多发展空间。

科创板开板一周年,就已过会170余家科创企业,科创板的国际竞争力与日俱增。金融数科以科技为重点,自然也是顺应趋势。

另外,从估值角度,给人无限想象空间的科技企业,估值远高于受严格监管的金融企业。

但值得注意的是,京东数科与蚂蚁集团不尽相同。招股书中,京东数科称,“在中国以及全球范围内并不存在与公司全面直接竞争的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蚂蚁集团的2C属性更强,京东数科的2B属性更强。

在招股书中,对标蚂蚁“花呗”的产品“京东白条”,作为“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的拳头产品,被描述成为一种“赊购模式”,极力弱化2C属性。

国信证券分析,京东白条分为赊购和消费信贷两种模式,其中赊购模式为主要模式,资金主要由京东商城提供。而蚂蚁花呗则为纯粹的消费信贷模式,资金基本上都由金融机构提供。

为什么要弱化2C属性,有什么好处?

”直接原因是为了和同期上市的蚂蚁集团区分开来,避免出现同业竞争的格局。“分析人士向FT财经记者表示。

对于监管而言,不太可能短时间内批准性质相同而融资量很大的两家大型集团上市,因为在传统的逻辑下,这会对资本市场带来一定的影响。

长远来看,相对于监管重重的2C业务,2B业务更具确定性和发展空间。

在10月举办的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上,多位监管部门人士和专家强调了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的必要性,肯定了金融科技在数字化转型中起到的重要作用。

而京东数科可以为金融机构的数字化转型提供技术解决方案,未来发展前景广阔。

迷雾

京东集团旗下有三大独角兽:京东数科、京东健康、京东物流。其中,京东健康已经在港交所正式获批上市。

命运不同的是,京东数科的上市则迷雾重重。

尽管京东数科将自己包装成一家数字科技公司,但依然存在消费金融的基因,无法避免来自《办法》的审查。

数据显示,京东数科旗下产品“京东金条”和“京东白条”占上半年营收达42.9%,如果加上帮助金融机构发放信用卡和保险业务,围绕金融相关的业务已经超过总营收的50%。

从招股说明书中对风险的提示可以看出,京东数科对《办法》的出台有所准备,只是没料到这么快。

《办法》早已拟好,业内人士向FT财经记者表示,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上的讲话似乎提醒了监管机构:比起在上市后公布《办法》对股价造成的影响,在蚂蚁上市前夕匆忙发布,更是体现了监管层对中小投资者的保护态度。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首当其冲的是京东数科控股的4家小额贷款公司。

招股书显示,京东数科有4家100%控股的小额贷款公司,两家位于重庆、一家位于上海、一家位于北京。

位于重庆的公司,一家注册资本为16亿元,净资产14.6亿元;另一家注册资本为17亿元,净资产16.85亿元。

位于北京的公司注册资本为10亿元,净资产9.9亿元。

位于上海的公司注册资本为9亿元,净资产8.6亿元。

对比《办法》,4家小额贷款公司有多处财务指标不符合监管要求。

《办法》要求,跨省级行政区域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50亿元,且为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

这一条,4家小额贷款公司都不满足,需要补充注册资本。

招股书信息,京东数科控股子公司中包括的4家小贷公司分别为,两江盛际、重庆京东同盈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即“京东同盈”)、北京京汇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即“北京京汇小贷”)及上海京汇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即“上海京汇小贷”)。

《办法》要求,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参股跨省级行政区域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

因此,京东数科需要进一步做出股权或者业务上的调整,符合数量不超过2家的要求。

《办法》还要求,通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等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4倍。

京东数科旗下的四家小贷公司净资产合计约49.75亿元,理论上京东数科通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等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199亿元。

但披露的会计师回复意见显示,2020年1-6月份,京东白条业务涉及的资产支持证券募集规模达到220亿元,已经突破监管红线。

根据《办法》,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

报告期内,京东金条产品余额中,由金融机构进行直接放款或已实现资产证券化的比例合计约为96%。京东数科应该调整出资比例,降低其和金融机构的潜在风险。

另外,据经济学家圈称,截至2020年6月30日,京东数科短期借款(从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借入的偿还期在一年以内的各种借款)179.92亿元,已经超过小贷业务公司净资产总额。

以上问题,难以在短时间内做出调整以符合标准,分析人士猜测4家小贷公司或面临停业风险。

软肋与重估

多重因素影响下,京东可能面临重新估值。

参照互联网企业的估值方法,业内对京东数科的市值估算为2000亿元。但监管收严,或将使估值缩水。

一方面是营业收入的直接收缩。

受《办法》影响,未来网络小贷的规模会收到压缩,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放贷规模也会缩减,京东金条等科技服务费的营收规模也会收缩。

另一方面是,资金成本攀升影响利润。在资本金和出资比例的要求下,京东数科势必会提高自有资本支出,影响整体资金成本。

除去监管变化外,京东数科自身的软肋也很明显。

首先是高度依赖“爸爸”京东集团。

京东数科虽在不断拓展京东集团生态外的客户,但报告期内,来自京东的收入占比在三成左右,存在大量关联交易,部分收入来源也一定程度上依托京东零售的应用场景。

离开了京东,京东数科业务将受到重创。

另外,在强监管的金融市场下,牌照等于生存,缺乏牌照很多金融核心业务无法展开。9月,有媒体报道京东数科在积极申请消费金融牌照,但至今未有牌照申请成功的消息传出。 

金融业务被缚住手脚,如果公司无法保持持续创新能力,则会对经营业绩和发展前景造成不利影响。

招股书提示,公司虽然在前沿科技领域储备大量核心技术,并以此为依托拓展智能营销、智能城市等创新业务。但该等业务目前尚处于孵化阶段,收入占比较低。

京东数科自身的软肋加上目前收紧的监管环境,总体上对估值为利空。

蚂蚁暂缓上市的余震未消散,监管也会持续关注,这让本来年底前可以上市的京东数科充满不确定性,京东数科目前也在积极与监管机构沟通。

结果如何,再等等。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jjw168.com/6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